首页 > 法治 > 内容

吉林松原:一老妇巨额骗贷骗“倒”俩“商行”
发布时间:2017-9-29 21:33:42   作者:不详

文 / 杨霄汉 钟 声

一位钻天入地,玩弄技量,债台高筑的五十多岁的老妇,日前却又将当地两家农村商业银行大大的骗了一把。当两家商业银行要不上来一分钱时,急得火烧火燎……

而“借款”老妇,此刻正因涉嫌诈骗二十余家(人),共涉及资金二千多万元刑事犯罪,被警方侦查缉捕,并被提起公诉。

私刻公章、伪造项目,“巧”贷920万

2013年8月8日,潘艳梅以前郭县泓泽石油技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泓泽石油技术服务公司)之名,向大安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前郭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该俩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于2015年底,才改为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商业银行)抵押贷款920万元,并签订了“银(社)团抵押贷款合同”。大安市农村信用合作联为牵头行,发放贷款金500万元;前郭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为参加行(社),发放贷款金420万元。

而大安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是隶属于白城市地区,前郭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则隶属于松原市地区。

潘艳梅用以抵押贷款的房产为“前字第22030-22288号”,贷款用途用于“吉林油田分公司调剖施工合同(合同编号:吉油企管字20121031-0034)”项目。

据签订的“银(社)团抵押贷款合同”显示,借款人连续两个月不偿清利息,贷款人有权终止合同。借款人须按照下列约定比例偿还借款:2014年8月5日偿还184万元;2015年8月5日偿还184万元;2016年8月5日偿还552万元。

关于提款方式,合同约定:借款人应根据实际用款需求提取借款,其中首笔借款必须于2013年9月1日之前提取,最后一笔借款必须于2016年8月8日之前提取,否则贷款人有权取消全部或部分借款。

提款实际也就是放款,按约应该逐笔发放,以便视实际使用情况和偿还情况予以管理掌控制约。但上述两家商业银行在合同签订后分别于同年8月10日、12日,一次性向借款人全额发放了920万元贷款。而借款人自此至今也未曾偿还过一分钱。

两家商业银行于2015年5月13日,在牵头行大安市商业银行的所在地大安市人民法院,起诉了涉案潘艳梅、泓泽石油技术服务公司、邹×强、张×等,意欲追偿920万元的巨额借款。但潘艳梅因涉嫌多起诈骗和骗贷行为被公安机关侦查抓捕,刑案待审。

经侦查,潘艳梅不但只此次一家骗贷,而且其还涉嫌四十多起诈骗而被人诉告。其提供的“吉林油田分公司调剖施工合同(合同编号:吉油企管字20121031-0034)”项目,经吉林油田公司企管法规处证实,该公司未与泓泽石油技术服务公司签订过该施工合同,合同标的金额8888万元是潘艳梅签写的。

借款用途项目合同虚构、公章私刻,这是两家商业银行万万没有想到的,也许也是根本没有审核到的。

然而,潘艳梅提供用于抵押担保贷款的“前字第22030-22288号”房产,也充满着一波三折的欺诈。

潘艳梅涉嫌骗取贷款立案决定书

前郭县警方接到报案后及时侦缉

关于“前字第22030-22288号”房屋产权一事,在潘艳梅用其抵押贷款前就存在争议,且该房屋产权争议纠纷已在诉讼中。潘艳梅在明知该房产权实际属于他人的情况下,为了非法获取个人的资金之需,仍瞒天过海用欺诈的手段将该房产再予以担保抵押。

2010年初,吉林省松原市旭升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松原旭升房地产公司)总经理刘士军经顾×引荐认识了潘艳梅。松原旭升房地产公司因开发一时缺少资金,潘艳梅声称认识金融系统领导能给予帮忙贷款。没过多久,潘艳艳给刘士军打电话,称刘士军名下有不良记录(后经核查,刘根本没有信用不良记录),要办房照贷款必须将刘士军公司的相关房产办到她潘艳梅的名下才行,银行领导都是看在她的面子上才同意贷的。刘士军在外忙,委托顾×配合潘艳梅跑贷款和办理产权等事宜,要求贷款1000万元。

2010年9月,刘士军工程需要用钱,找到潘艳梅询问贷款办成了没有。在一再追问下,潘艳梅才告知贷款其实早在三个月前即6月份就已经从吉林××银行贷下来了,但潘艳梅只贷到了400万元,还被潘艳梅占有用作他用花得差不多了。而且,潘艳梅还将刘士军为了贷款临时将产权办在潘艳梅名下的公司二号楼一二层商企房(前字第22030-22288号房产)偷偷出租给了他人,每年几十万的租金也为她所收取,出租合同期订了9年。

2012年3月,潘艳梅终于愿与刘士军对账清算,并将当初说定的产权临时办在潘的名下只是为了方便贷款,待借款还清后该房产权再回归给刘士军公司名下,实际产权人为刘士军公司的合约,双方写下了书面“情况说明”,立据为证。

但至2012年8月,潘艳梅反悔,突然不想将该房产权回还给刘士军公司,在松原市中院起诉欲占为已有……

2013年3月,刘士军为了及时收回公司房屋产权,在前郭县人民法院提起了起诉,请求将“前字第22030-22288号”房屋产权判归为刘士军公司——松原旭升房地产公司所有。经两次开庭,潘艳梅均承认房屋产权是松原旭升房地产公司的,没有争议。之所以产权在潘艳梅名下,只是因为为松原旭升房地产公司刘士军办理贷款所致,并有双方写下的书面“情况说明”为凭。

然而就在为房屋产权诉讼中,实际产权人的刘士军突然发现该房产被大安市人民法院查封了。后经了解,这才知道原来潘艳梅在刘士军不知情的状况下,伪造了施工合同,编造了假项目用途,于当年即2013年8月8日却将该房产以抵押担保的方式,到另外上述两家商业银行偷偷地又用于了贷款,而潘艳梅到期无法偿还上述两家商业银行的借款,被起诉追偿。

潘艳梅拿其争议房又去骗贷了!至此,刘士军才恍悟,急向前郭县公安局报案。

经侦查,潘艳梅抵押贷款到400万元后,分别将款直接打给了张×(潘的女儿)260万元和另外两个人140万元。按合约,刘士军自始未用到分文。而潘艳梅私自用他人财产又去骗贷所借的920万元款项,到账后随即也被其转走用于偿还了他人的巨额欠款……

综合多方证据与事实,潘艳梅涉嫌诈骗和骗贷的犯罪事实成立,被前郭县公安局立案侦查。

石油公司证明没与潘艳梅签订过相关施工合同

权属判定,先刑后民程序被破为哪般

案情再回到前面。

前郭县人民法院在审理“前字第22030-22288号”房屋产权归属一案时,经审理后,于2013年11月20日作出了(2013)前民字第866号民事判决书,判决“前字第22030-22288号”房屋产权归属松原旭升房地产公司所有。

潘艳梅不服判决,上诉至松原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4年11月28日,松原市中级人民法院撤销一审判决,发回前郭县人民法院重审。

2015年5月13日,前郭县人民法院作出(2015)前民重初字第2号民事判决书,判决争议房屋产权仍归属松原旭升房地产公司所有。

潘艳梅还不服,又提起上诉。

而以此2015年5月13日同一日,牵头行大安市商业银行的所在地大安市人民法院立案受理大安市商业银行和前郭县商业银行诉潘艳梅、泓泽石油技术服务公司等920万抵押借款合同纠纷一案。

2015年11月2日,松原市中级人民法院下达了(2015)松民一终字第807号驳回潘艳梅上诉,维持原判的民事判决书。

据此,该争议房屋产权已有明确定论,其产权即归属松原旭升房地产公司所有。前郭县人民法院致函大安市商业银行和前郭县商业银行,告知了该涉案抵押房屋已经发生诉讼的经审情况。

2016年2月18日,大安市人民法院开始启动审理潘艳梅920万抵押借款合同纠纷一案。松原旭升房地产公司提出申请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

2016年4月18日,前郭县公安局将正式立案侦查后潘艳梅相关的刑案材料函告了大安市人民法院。大安市人民法院于2016年5月4日,根据相关规定作出了(2015)大郊民初字第127-1号民事裁定书,裁定中止审理大安、前郭俩商业银行诉请的借款合同追偿纠纷一案。

2017年9月15日和18日两天,潘艳梅涉嫌诈骗、骗贷一案经过公安机关侦查、移送起诉,在松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进行了开庭审理。

然而,大安市人民法院却于松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潘艳梅诈骗、骗贷一案前的7月24日突然发出恢复审理通知书,称因影响本案审理的情形已经消失,二原告商业银行申请对本案920万元抵押贷款合同纠纷恢复审理。并在未开庭的情况下,于8月17日径直作出了(2015)大郊民初字第127号民事判决书,判决抵押贷款合同有效,如泓泽石油技术服务公司未按判决规定履行还款义务,则潘艳梅以该“前字第22030-22288号”房屋对泓泽石油技术服务公司偿还俩商业银行借款本金合计920万元及利息、违约金1.38万元承担担保责任。邹×强(系泓泽石油技术服务公司法人)、张×、潘艳梅对此承担共同连带偿还责任。

“这不是明摆着要抢拍我的房产,以挽救俩商业银行放贷过失吗!”松原旭升房地产公司总经理刘士军愤愤地说。

“商业银行让我公司只签了个表,也从没有到我公司来找过我审核贷款用途项目。”泓泽石油技术服务公司法人邹×强在松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法庭上如是陈述。

潘艳梅涉嫌诈骗、骗贷的犯罪事实一直没有消失,公安机关也一直没撤案,而且该刑事侦查、起诉也一直在审理进行中,何来的“因影响本案审理的情形已经消失”之说?!“而法官如此仅凭民事当事人申请就恢复审理并径直宣判,我公司是被蒙骗、冤枉的。先刑事后民事,程序违法就是最大的枉法。”松原旭升房地产公司的总经理刘士军不服大安市人民法院的民事判决,遂向白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媒体记者来到大安市人民法院,想采访了解该案恢复审理等相关情况和原因时,该法院的门很难进,法院接待人员了解了记者的采访内容,经请示院领导后,回来隔着安检台直接把记者支到白城市中院去了,称媒体采访必须要得到其上级白城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同意才行。大安市法院拒绝而回避了问题的正面回答。

目前,潘艳梅涉嫌诈骗、骗贷一案正在择日宣判;白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于松原旭升房地产公司的上诉又将会是怎么审?大安市商业银行、前郭县商业银行是否存在违法违规放贷?缘何未按合同约定而一次性如此全额放贷了呢?真如知情人士反映,潘艳梅曾多次予人夸口道:没有中间人从中牵线我也认不了这些银行领导,上千万元贷款也不是一下子就能下得来的,我是花了近百万元好处费的!

也许,潘艳梅的夸口话成为一个谜。

潘艳梅涉嫌诈骗、骗贷一案的审理宣判,终将与两家商业银行存在着太多的致命牵绊。

上一篇:绥中县实名举报民警陈绍周
下一篇:没有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