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治 > 内容

广州白云区硒珍水厂被工商乱改股份,司法假证据错判
发布时间:2017-8-8 13:23:00   作者:不详

很匪夷所思的案件,又很滑稽荒唐可笑的结果,可是居然就堂而皇之的出现在我们这些专业的公职人员的身上,是办案糊涂还是有什么背后不可告人的协议? 一切 都耐人寻味。

事件回顾:

2001年张文顶、蔡志明、曾初进等利用广州白云区太和镇头陂村的矿泉水资源申请成立了广州市白云硒珍矿泉水厂。2003年领到营业执照,2004年领到矿泉水开采证

由于水厂不能成为合资企业,于是蔡志明就指使弟弟蔡北如替他出面成为股东,水厂经融资后股东多达11人。2005年初,股东李捷云引进广州市宏超公司胡超宏来收购水厂51%股份,过程中李捷云、胡超宏等伪造了合作经营协议书,做了一系列危害水厂和股东的活动。2009年蔡志明提出由他收购水厂股份,但是蔡志明本身就是纸老虎,根本资金就不够,于是就哄骗朋友香港人赖唛妹出资150万,然而这并没有满足蔡志明的野心。

事件经过:

2013年,只拥有14%股份却连钱都没付清的蔡志明、蔡北如制作了一份假的公司协议和公司章程,复印了股东的签名。就是这份反复涂改、漏洞百出章程、协议,却在工商局获得了通过。于是法人代表蔡北如一下子非法获得了高达79%的股份。违反了公司法。当时曾初进和赖嘜妹等其他真实股东并不知情。

在非法获得大量股份之后蔡北如进而又把水厂60%的股权卖给公司以外的人邓万青,这完全是用欺骗的手法获得的利益。当其他的股东知道真相之后,开始反对蔡北如邓万青的非法交易,并上访到了广东省人大,迫于压力邓万青拿不到相应的股份承认,于是向白云区法院起诉蔡北如,企图得到法律认可。本来显而易见伪造的没有得到其他股东同意的水厂股东决议及章程,而且蔡北如获得的79%股份中他自己完全没有向股东付钱购买,就擅自虚报更改股权,偷偷卖给邓万青,股东们都已经向法院证实此事。法院应该判决,这次购买股权的行为非法无效,但是白云区法院明知铁证如山的证据却奇怪的判决了邓万青还是应该获得60%的股份。权威的鉴定所已经出具了假股东签名、假公章的鉴定证据证书。看的令人震惊不已,这判决实在荒唐滑稽。令人不可理解。

邓万青在获得法院的错误认可之后,联合蔡北如,做了一份假的硒珍水厂的账务,珍贵的水厂居然做账做成了亏钱,无非是为了赶走其他股东。而其他股东当然要维护自己的合法利益,于是又开始了起诉上访的慢慢道路,时已至此,双方互相就股份问题争执,水厂得不到良好的环境经营,白白浪费了国家的资源。

令人难以理解的是白云区法院多次对错误的证据审查不清做出错误的判决,对于一个严格的司法机构而言实在令人费解,早在2005年股东律师协会主席司法厅退休厅级干部李捷云就利用广州市宏超公司向水厂发合作意向书。声称要收购水厂51%的股份,答应出资九百

多万购买股份和处理债务。然而最终这个宏超公司胡超宏却勾结李捷云、李万青以不法手段制作了假的合作经营协议,然而白云区法院又利用这份假的合作经营协议,在(2006)云法从民二初字第230号案中,判给了宏超公司胡超宏胜诉,使水厂陷入十多年的困境中。

使得原有的股东损失惨重,李捷云和胡超宏还厚颜无耻的拿着假收据向部分股东索要退款赔偿。幸好股东们当时手上有胡超宏太太没有拿钱的证明才得以脱身。

混乱的股权争夺一群只抢股权,不用心经营的黑心人把水厂搞得乌烟瘴气。

从2005年胡超宏勾结李捷云等伪造合作经营协议书至2016年邓万青购买蔡北如名下和李捷云、李万青名下的股份,他们一直都在伪造篡改相关文件违法进行转受让活动。

编者按:为什么明显的虚假公司协议章程, 白云工商局却当成的依据修改股权?鉴定所出具了假的公司章和股东会决议,股东们也证实工商局的修改股权行为的错误,而白云区法院依然做出无视铁证的判决? 工商局、法院在此事情上是糊涂透顶,还是背后有什么不可告人的肮脏交易?错误的股权修改、错误的判决导致一个本来优秀的企业却亏本,既破坏了国家的资源又伤害了股东的利益,这让香港的外资还如何敢在内地投资?希望当地相关部门,能够及时认清自己的错误,勇敢的纠正改过,还地方一块净土。广州白云区工商局违规修改股东股份,白云法院假证据司法枉判

很匪夷所思的案件,又很滑稽荒唐可笑的结果,可是居然就堂而皇之的出现在我们这些专业的公职人员的身上,是办案糊涂还是有什么背后不可告人的协议? 一切 都耐人寻味。

事件回顾:

2000年的时候在广州白云区 太和镇头陂村发现珍贵的硒水资源,经著名水文专家张文顶教授勘测水源有抗癌的功效十分珍贵,于是2004年开始在拿到政府批文之后,张文鼎联合曾初进,香港人蔡志明联合出资开发,但是由于水厂开发并不是合资企业,于是蔡志明就指使弟弟蔡北如替他出面成为股东,并且融资的股东后来多达11人,但是蔡志明本身就是纸老虎,根本资金就不够,于是就哄骗朋友香港人赖唛妹出资150万,然而这并没有满足蔡志明的野心,

事件经过:

2013年,只拥有14%股份却连钱都没付清的蔡志明、蔡北如制作了一份假的公司协议和公司章程,复印了股东的签名。就是这份反复涂改、漏洞百出章程、协议,却在工商局获得了通过。于是法人代表蔡北如一下子非法获得了高达79%的股份。违反了公司法。当时曾初进和赖嘜妹等其他真实股东并不知情。

在非法获得大量股份之后蔡北如进而又把水厂60%的股权卖给公司以外的人新南方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代表邓万青,这完全是用欺骗的手法获得的利益。当其他的股东知道真相之后,开始反对蔡北如邓万青的非法交易,并上访到了广东省人大,迫于压力邓万青拿不到相应的股份承认,于是向白云区法院起诉蔡北如,企图得到法律认可。本来显而易见伪造的没有得到其他股东同意的公司股东协议及章程,而且蔡北如获得的79%股份并有付钱向其他股东购买,就擅自虚报更改股权,偷偷卖给邓万青,股东们都已经向法院证实此事。法院应该轻易判决,这次购买股权的行为非法无效,但是白云区法院明知铁证如山的证据却奇怪的判决了邓万青还是应该获得60%的股份。权威的鉴定所已经出具了假股东签名、假公章的鉴定证据证书。看的令人震惊不已,这判决实在荒唐滑稽。令人不可理解。

邓万青在获得法院的错误认可之后,联合蔡北如,做了一份假的硒珍水厂的账务,珍贵的水厂居然做账做成了亏钱,无非是为了赶走其他股东。而其他股东当然要维护自己的合法利益,于是又开始了起诉上访的慢慢道路,时已至此,双方互相就股份问题争执,水厂得不到良好的环境经营,白白浪费了国家的资源。

令人难以理解的是白云区法院多次对错误的证据审查不清做出错误的判决,对于一个严格的司法机构而言实在令人费解,早在2005年股东律师协会主席司法厅退休厅级干部李捷云就利用自己的司法关系,成立一个由胡超宏为法人傀儡的假公司,声称要收购水厂51%的股份,答应出资九百万购买,然而最终这个假的宏超公司也没有出资一分钱靠李捷云的手段制作了假的股东股份转让协议,然而白云区法院又是相信了这份假的公司决议,判给了假宏超公司51%的股份,使得原有的股东损失惨重,李捷云和胡超宏还厚颜无耻的拿着假收据向部分股东索要退款赔偿。幸好股东们当时手上有胡超宏太太没有拿钱的证明才得以脱身。

混乱的股权争夺一群只抢股权,不用心经营的黑心人把水厂搞得乌烟瘴气。

编者按:为什么明显的虚假公司协议章程,白云工商局却当成的依据修改股权?鉴定所出具了假的公司章程股东决议,股东们也证实工商局的修改股权行为的错误,而白云区法院依然做出无视铁证的判决? 工商局、法院在此事情上是糊涂透顶,还是背后有什么不可告人的肮脏交易?错误的股权修改、错误的判决导致一个本来优秀的企业却亏本,既破坏了国家的资源又伤害了股东的利益,这让香港的外资还如何敢在内地投资?希望当地相关部门,能够及时认清自己的错误,勇敢的纠正改过,还地方一块净土。

上一篇:湖南小县城房地产老板狠批万达“王首负”
下一篇:青山都成“疤瘌脸“,疯狂开采为哪般?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