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内容

举报烟台市福山区人民法院滥用职权枉法裁判
发布时间:2017-7-10 18:14:37   作者:不详

---揭开福山区人民法院司法腐败的冰山一角

举报人:烟台中简置业有限公司

被举报人:烟台市福山区人民法院

被举报人:曹雨文,福山区人民法院副院长(在2012年至2015年期间是福山法院分管执行的副院长)

被举报人:邢杜晓,福山区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

被举报人:吴国荣,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负责执行异议、复议的审判员

举报事项:依法立案查处福山区司法腐败、滥用职权、枉法裁判等违法乱纪的犯罪行为,并追究其刑事责任。

事实与理由

一、基本情况及犯罪起因

1、举报人与工行烟台南大街支行抵押贷款合同纠纷的涉案判决情况

2010年6月,由于举报人原控制人张玉明的烟台三同置地开发有限公司投资建设高尔夫国际酒店原因,便以举报人名义向工商银行南大街支行贷款6930万元,将举报人开发的烟台欧尚花园1#、15#-16#楼所在的两土地证和1#、15#-16#楼三幢7万平方米的房产抵押担保4667万元和三同公司开发的高尔夫国际酒店土地证抵押担保2333万元,合计最高额抵押担保7000万元;后因张玉明没有及时归还上述贷款利息,2011年8月2日举报人和担保人三同公司被工行烟台南大街支行诉至烟台中院并查封了上述抵押物;2011年10月13日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1)烟商初字第82号民事判决书,判决:举报人和担保人应向工行南大街支行归还贷款本金6930万元和利息425040元,并自2011年7月21日起至本判决生效之日仍按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贷款利率支付利息;工行南大街支行对三同公司的抵押物在最高额2333万元之内有优先受偿权,对举报人的上述抵押物在最高额4667万元之内有优先受偿权。

2、依据上述民事判决书,举报人应偿还涉案债务的总额统计及实际执行还债情况

债务总额:举报人应偿还工行南大街支行的借款本金69300000元,自2011年7月21日起至本判决生效之日2011年10月23日按央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的利息为1458806.14元,迟延履行期间的加倍罚息为5218321.45元,共计应还债务总额为75977127.59元。

实际执行还债情况:(1) 在本案审理期间至2012年6月底前,举报人主动向债权人工行南大街支行归还了7877561.05元;(2) 2012年8月7日,举报人向山东烟台塔山企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塔山集团)借款7000万元,其中4472万元归还了工行烟台南大街支行;(3) 2015年9月30日,本案的另一被执行人三同公司用其土地拍卖款通过福山法院向本案债权的受让人烟台润福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偿还了2333万元;(4) 2017年3月16日,举报人主动经福山法院向润福公司偿还了121730.96元;截至2017年3月16日,举报人虽然自身无偿还债务能力,但还是积极筹借资金共计偿还涉案申请执行人76049283.09元,本案判决书确定的全部债务已还清且超额支付了72155.5元!本案的还款情况举报人已告知了福山法院,并且已多次要求执行法院如实对帐核实并结案,但福山法院置之不理。

如上所述,虽然举报人因资金链断裂多年而没有偿债能力,但还是积极筹借资金主动还款,但福山法院执行局在本案的执行过程中却屡屡滥用职权,违法执行。

二、被举报人作为国家机关的工作人员,故意逾越职权,滥用职权,枉法裁判,致使举报人遭受巨大的经济损失。

1、曹雨文诱导举报人签订不平等抵押借款合同,以高利贷借款来归还工行南大街支行的低息贷款。

2012年7月份,鉴于举报人当时无能力还清债务,福山法院分管执行的曹雨文副院长多次要求举报人向外借高利贷归还工行南大街支行贷款,其以担任福山法院副院长的权威性向举报人的股东代表陈国良承诺:如果你公司能借款将你公司抵押物担保的贷款余额4472万元全部还清,你们公司就可以销售1#、15#-16#楼三幢楼的抵押房产,届时福山法院相应地会撤销这些抵押物的查封,你公司就可以回笼上亿的资金支付工程款了。

举报人信以为真, 此后在曹雨文副院长主持的与塔山集团、工行南大街支行的多次借款还债谈判中积极配合,当塔山集团提出要求工行南大街支行将抵押物转让给塔山集团时,曹雨文满口保证由福山法院出裁定书将抵押物裁定给塔山集团。由于曹雨文作为法院副院长身份的承诺和诱导,举报人与塔山集团、工行南大街支行在2012年8月6日签订了一份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释义》第192条规定的《抵押借款合同》及其《补充协议》。

2、被举报人虚构债权转让事实,枉法裁判,利用一份判决书重复执行,非法拍卖举报人的项目用地,令举报人重复偿债,造成举报人直接经济损失4472万元,间接损失开发利润超过1.5亿。

第一次枉法裁判:《物权法释义》第192条规定:“抵押权不得与债权分离而单独转让或者作为其他债权的担保。债权转让的,担保该债权的抵押权一并转让”。显然,根据《物权法释义》的规定,当初作为银行贷款的抵押权不可以单独转让或作为本次7000万元借款的担保!但是,以福山法院执行局长邢杜晓为审判长、杨海燕、陈春生为审判员的三个法官伪造了一个子虚乌有的工行南大街支行将债权转让给塔山集团的债权转让情节,非法炮制了一份所谓塔山集团受让了涉案部份债权并成为了新的债权人的枉法裁定:“变更山东烟台塔山企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为本案的申请执行人”的(2012)福执字第621-3号民事裁定书。

这份枉法裁定造成的后果是:工行南大街支行在收到举报人归还的4472万元债务后,将本已消灭的债权又转让给了塔山集团,举报人还得向塔山集团再次归还4472万元债务,将使举报人损失惨重!

第二次枉法裁判:举报人因不服上述错误的福执字第621-3号民事裁定书,多次向福山法院提出执行异议,福山法院先是采取不立案、不裁定的方式阻挠举报人提异议,后在举报人投诉之后,迫于无奈不得不在2016年12月8日做出了(2016)鲁0611执异93号执行裁定书,再次枉法裁定驳回了举报人的执行异议。

第三次枉法裁判:由于举报人不服,向烟台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复议,但福山法院执行局为了维持其枉法裁定,其局长邢杜晓唆使工行烟台南大街支行在烟台中院的复议听证会上提交了一份模凌两可的《说明》,既承认是举报人向其归还了4472万元借款,又违心地声称“我行又将该4472万元债权及相应抵押物的抵押权转让给山东烟台塔山企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烟台中院执行局负责该复议案的主审法官吴国荣在明知该4472万元债权转让根本不存在的情况下,还是裁定驳回了举报人的复议申请。

鉴于以上枉法裁定,福山法院执行局指定拍卖机构已于2017年5月17日将举报人的19859.48平方米的鲁(2016)烟台市福不动产权第0002343号土地使用权强行拍卖,造成举报人直接经济损失4472万元、间接损失开发利润超1.5亿元。

3、福山法院超额查封价值3亿元的房产和土地,使300多户小业主无法申请银行按揭贷款,其行为导致举报人无法回笼资金,迫使举报人停止生产经营四年多,使举报人遭受数千万元的间接经济损失。

截止2012年8月7日,举报人已向工行南大街支行偿还了52597552.13元,举报人提供的抵押物(欧尚花园1#、15#-16#楼所在的两土地证和1#、15#-16#楼三幢共计7万平方米的房产,市场价值超过3亿元)所担保的4667万元债权已超额还清,福山法院理应履行曹雨文作为副院长向举报人作出的承诺:撤销上述所有抵押物的查封。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规定》第二十一条规定:查封、扣押、冻结被执行人的财产,以其价额足以清偿法律文书确定的债权额及执行费用为限,不得明显超标的额查封、扣押、冻结。

自2014年5月7日至2016年6月20日,举报人依法多次向福山法院提交《解除查封申请书》和《执行异议书》,要求法院撤销不当裁定,解除查封,以便我公司为数百户购房业主办理产权证;但是,福山法院执行局收到我公司依法提交的《执行异议书》,却采取不立案、不作为、不处理的态度,故意不履行应当履行的职责。

4、被举报人曹雨文、邢杜晓玩弄职权,利用已清偿完毕的债权继续超额查封举报人3亿元资产,随心所欲地对涉案执行事务作出不当决定。

更为过分的是,被举报人不但不撤销查封,在拖延结案的同时,福山法院执行局却加快了违法执行、滥用职权的步伐:2016年7月5日,执行局在欧尚花园1#、15#、16#楼张贴公告,声称因申请执行人烟台塔山企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和烟台润福建设投资有限公司的要求,将对查封的欧尚花园1#、15#、16#楼房产和项目土地进行评估、拍卖,此举造成了近1000户业主的不安和恐慌,进而导致数百业主到市政府、区政府的群体性上访; 2016年8月1日,被举报人下达了(2012)福执字第621-15号执行裁定书,声称因申请执行人塔山集团的申请,查封案外人烟台桃花源置业有限公司名下的欧尚花园4号楼整幢楼房产及土地使用权(价值1.7亿元)。

上述被举报人的滥用职权行为,令举报人损失惨重,间接损失超过5000万元,导致举报人陷于濒临破产境地。

5、被举报人曹雨文、邢杜晓为了转嫁他们滥用职权的过错,利用手中的权力,肆意诬告外来投资商。

从2014年6月至今,多次诬陷我公司的投资人陈国良,先是捏造事实、无中生有地要求公安机关对陈国良以非法处置法院查封财产罪立案侦查,荒唐地要求福山检察院对涉案债务早已清偿执行完毕的我公司和股东代表陈国良以拒不执行法院判决裁定罪提起公诉;至今,福山区检察院已按被举报人的要求在被举报人控制的福山法院提起公诉并批捕陈国良。陈国良已被逮捕关押,被逼无奈,举报人只能向大众媒体求救。

综上所述,上述被举报人作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枉法裁判,致使举报人蒙受4472万元的直接经济损失及数亿元的间接损失,其种种不法行为已明显构成滥用职权罪和枉法裁判裁定罪,望有关权威机关查明事实真相,追究相关责任人的刑事责任,并维护举报人的合法权益。

举报人:烟台中简置业有限公司

2017年06月21日

上一篇:烟台福山法院司法腐败,枉法裁判,制造冤案
下一篇:新疆博乐警察王成敲诈为哪般?

发表评论